水稻产业呼唤减“肥”增“绿”

  距离买下广西农科院水稻所“丰田1A”及其系列品种区域独占开发经营权快三年了,广西金卡农业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卡农业)总经理夏州藩再反思当时的决定,“是对的”。这源于他对优质水稻品种的认可。     “优质优价进一步凸显。”农业农村部水稻专家组指导成员、中国水稻研究所研究员方福平观察近几年我国优质稻市场后,得出这样的判断。     尤其在需求结构显著升级的背景下,“大米消费正朝着绿色化、优质化、专用化、定制化方向发展”,方福平告诉《中国科学报》记者。但他也指出,我国水稻生产依靠资源消耗的粗放经营方式没有得到根本性转变,水稻生产绿色发展刚刚起步。     粗放式经营未根本改变     水稻是我国最重要的口粮作物。2004年以来,我国水稻生产进入持续增产阶段,产量从2011年起连续七年稳定在2亿吨以上水平,特别是单产提高较为明显。     然而,水稻单产连续取得突破的同时,化肥农药盲目过量施用、土壤酸化和板结、农业面源污染等问题日益凸显。     方福平在接受《中国科学报》记者采访时介绍,我国氮肥利用率平均只有35%,比发达国家低20个百分点左右,有机肥用量不足,施肥增产效应下降,而过量不合理施肥导致土壤退化、江河湖泊富营养化等问题。此外,农药利用率也在35%左右,比发达国家低15%~20%。     在方福平看来,推动水稻生产绿色发展是必由之路。     2016年,中国水稻研究所组织在全国水稻主产区开展针对稻农品种和技术需求的问卷调查与深度访谈。数据分析表明,农户对水稻生产节肥节药技术需求迫切,主要原因是化肥成本较高、农药影响稻米质量安全。     值得一提的是,调查发现,生产者更加信赖水稻品种本身具备的节肥节药特征。“这对未来我国水稻育种目标提出了更高要求。”方福平告诉记者。     当初,夏州藩选择买下“丰田1A”及其系列品种独占开发经营权,正是看重其抗性强、产量高、品质优。     在这之前,夏州藩一直思考如何立足种业市场。“在当前竞争激烈的种业市场环境下,有好品种才能立于不败之地。”他告诉《中国科学报》记者。     2015年,金卡农业以1050万元一次性付清买下广西农科院杂交水稻不育系“丰田1A”广西区域独占开发经营权。2016年12月,又决定再追加500万元,共计以1550万元签约买下“丰田1A”及“桂恢553”全球独占开发经营权。     “上述水稻新品种的田间表现有耐低肥的特点。”广西农科院水稻所研究员栗学俊说。     稻农急需绿色生产技术     实际上,水稻绿色生产技术体系除了品种贡献外,还有农药化肥减施技术、病虫害防治技术等。     中国水稻研究所统计分析发现,目前农户对水稻绿色技术的需求逐渐增加。比如,87.8%的农户认为当前有必要掌握化肥减施技术,95%以上的农户认为当前非常有必要掌握农药减施技术。     这些年来,我国也一直在探索和实践水稻生产绿色技术与模式,如化肥农药减施技术与模式、生态稻作技术与模式,绿色投入品研发与应用等。     据介绍,长期施用化学农药导致水稻主要害虫及天敌锐减,稻田生态平衡系统遭破坏。     湖南农科院党组书记柏连阳研究员在接受《中国科学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他们通过以恢复水稻—害虫—天敌三元结构为目的,适量保护水稻次害虫,搭建天敌生物繁育岛,发明高效益害虫分离装置调节益虫与害虫数量平衡,构建以天敌大群体为核心的稻田主要害虫自然防御体系,恢复稻田生物环境。     例如,在提高诱虫效率的基础上,为最大限度提高被捕益虫的存活率,科研人员利用害虫植食、益虫肉食的习性,研创了连接在扇吸式诱虫灯上的益害虫高效分离装置。     大田试验表明,“分离装置对保益控害具有显著效果”。柏连阳介绍,稻螟虫、稻纵卷叶螟、稻螟蛉、稻飞虱4种害虫种群死亡率100%,益虫隐翅虫存活率为81.8%~100% 。     事实上,目前水稻绿色生产技术研究重点集中在生产过程的水稻产量和品质及病虫草害控制,“但对稻田土壤的理化性状、生物及微生物演变规律的研究还不够”。柏连阳说。     此外,现有技术成果的产业化生产还有待进一步完善。     亟待建立稻田生态补偿机制     在方福平看来,稻田生态系统是地球上最主要的人工湿地生态系统,具有多重生态服务功能价值。保护稻田生态系统并建立稻田生态补偿机制,不仅是确保我国口粮安全的关键举措,也是推进生态文明建设的重要内容。     稻田生态系统生态服务价值主要是指可供人类消费的稻谷产品以及制氧、固碳等生态功能在内的总价值。     据方福平测算,2010~2014年间,全国平均稻田生态服务功能价值为24924亿元,折合每亩5513元,生态价值远高于稻谷的经济价值。     近年来,基于稻田生态服务功能,江苏、浙江等少数经济发达地区开始陆续对农户种植水稻实施生态补偿。     例如,2010年,江苏省苏州市率先在全国建立水稻生态补偿机制,对连片1000~10000亩、10000亩以上的稻田,分别按每亩200元、400元的标准予以生态补偿;2013年,苏州市调整了相关政策,对凡列入土地利用总体规划,经县级以上国土、农业部门确认为需要保护的水稻田,按每亩400元予以生态补偿。     根据方福平团队的建议,浙江省从2012年开始在全省粮食生产功能区内试点水稻生态补贴制度。     就全国而言,“总体上仍处于探索性实践阶段”。方福平介绍,与欧美发达国家相比,我国生态补偿工作刚刚起步,目前重点集中在退耕还林、流域治理、草原保护等方面。     2015年中央一号文件提出“健全粮食主产区的利益补偿、耕地保护补偿和生态补偿制度”,今年中央一号文件要求“落实农业功能区制度,加大重点生态功能区转移支付力度,完善生态保护成效与资金分配挂钩的激励约束机制”。     方福平介绍,原农业部(现农业农村部)2014 年开始推进绿色增产模式攻关,2017 年修改品种审定办法,充分体现了建立水稻绿色发展的重要性和必要性。     记者了解到,新修改的品种审定办法按照高产稳产、绿色优质和特殊类型三类,分别制定了相应的审定标准。     比如,对绿色优质品种的要求是:品种具有抵御非生物逆境、生物侵害、水分养分高效利用和品质优良等性状,大幅度节约水肥资源,减少化肥、农药施用,适宜机械化作业或轻简化栽培等。     对于如何建立稻田生态补偿机制,“加强研究、积极试点、制度推进、监督评估和加强宣传。”方福平提出了自己的建议。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 水稻产业呼唤减“肥”增“绿”